加载中,请稍等...
 人物简介 | 作品欣赏 | 相关文章

张即之(1186-1263)


《汪氏报本庵记》

《汪氏报本庵记》 

     南宋书法家,字温夫,号樗寮,历阳乌江(今安徽省和县)人。生于名门显宦家庭,为参知政事张孝伯之子,爱国词人张孝祥之侄。以父荫铨中两浙转运使。举进士。历官监平江府粮科院、将作监薄、司农寺丞。后知嘉兴,以言罢。特授太子太傅、直秘阁致仕。史称其博学有义行,修洁,喜校书,经史皆手定善本。

     张即之是南宋后期力挽狂澜、振兴书法艺术,穷毕生之力以改变衰落书风的革新家,称雄一时。据《宋史》记载,张即之“以能书闻天下”。女真族虽然远在北方,与南宋政权处于敌对地位,但对于张即之的翰墨作品,却不惜用重金购求。其书法初学欧阳询、褚遂良和,继而转师,并能“独传家学”,而以张孝祥书为主调,参以晋唐经书汉隶,加上受禅宗哲学思想的影响,故而达到了一种独特的书法艺术风格与境界,自成一家体系。这种体系是他在继承古人前辈传统技法的基础上,汲取众多营养而后大胆创新形成的。后世书坛有人讥张即之书有意为“怪”,不合“规矩”,并斥之为书法“尚意”,追求“意趣”,表现个性。宋初文坛领袖欧阳修便提出,书法不能专师一家,模拟古人,而贵在“得意忘形”,自成“一家之体”,否则为“书奴”。后来,明代安世凤在《墨林快事》中亦曾云:“樗寮书,昔人斥为恶札。今评其笔意,亦非有心为怪,唯象其胸怀,原与俗情违逆,不知有匀圆之可喜,峭拔之可骇耳。自开天以下,千奇万异,何独字法不得任情哉!?”在这里,安氏既阐明了张即之书法的特色,又从“意趣”这一艺术的审美角度反驳了所谓“恶札”之说。

【作品欣赏】↑TOP
张即之《书楼钥汪氏报本庵记》纸本行楷 29.3×91.4cm 辽宁省博物馆藏
张即之《书杜诗卷》纸本楷书,35.5×1464.6cm 淳祐十年(1250)辽宁省博物馆藏
张即之《佛遗教经》纸本行书 28×867.9cm 宝祐三年(1255)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张即之《双松图歌卷》纸本楷书 33.8×1196cm 宝祐五年(1257)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张即之《台慈帖页》 纸本行书 30.9×43.1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张即之《书王禹偁待漏院记卷》皮纸楷书 41.5×2665.5cm 上海博物馆藏
张即之《致殿元学士尺牍》册 纸本行书 30.7×53.6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
张即之《致尊堂太安人尺牍》册 纸本行书 29.5×47.2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
张即之《畴昔帖》纸本行草书 27.1×31cm 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藏(北山堂捐赠)
张即之《敛襟谈老氏诗楷书册》 纸本楷书 26.5×13.6cm 舟齋周煦良先生收藏
张即之《溪庄帖》纸本行草书 27×23.6cm
张即之《棐茗帖》纸本行书 26.8×23.6cm
张即之《楷书度人经帖》 纸本楷书 59页 每页30.7×14.l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张即之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 (局部) 纸本行楷 纵32.3厘米 日本京都智积院藏
张即之《华严经残册》纸本楷书 18.2×11.7cm×6
张即之日本禅院题字
疑:张即之《书李衎墓志铭》卷 楷书 29.3×604.5cm 淳祐五年(1245)台北故宫博物院藏

【相关文章】↑TOP